<del id="nb5jx"><dl id="nb5jx"></dl></del>
<var id="nb5jx"></var><cite id="nb5jx"><strike id="nb5jx"><menuitem id="nb5jx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nb5jx"></var>
<cite id="nb5jx"></cite>
<menuitem id="nb5jx"></menuitem>
<var id="nb5jx"><video id="nb5jx"><menuitem id="nb5jx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nb5jx"><span id="nb5jx"><menuitem id="nb5j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nb5jx"></cite>
<var id="nb5jx"></var>
<var id="nb5jx"></var><menuitem id="nb5jx"></menuitem>
<var id="nb5jx"><strike id="nb5jx"><listing id="nb5jx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span id="nb5jx"></span>
<var id="nb5jx"></var><var id="nb5jx"><video id="nb5jx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nb5jx"></cite>
六安新媒體

《半生荒唐都是你》全章節目錄;全文免費閱讀

2019-11-08 22:20:08

半生荒唐都是你》全文免費在線閱讀【完結+番外】「百度云+無刪減」。

 《半生荒唐都是你》目錄

 第1章 免費

 第2章 免費

 第3章 免費

 ......

 凰網科技訊 北京時間11月05日消息,據路透社報道:

 搜索微信公~眾~號【齊齊閣】

 關注后回復 書號:【4305】即可閱讀全文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“先生,求您買我吧,我可以為您做任何事,只要二十萬……”

那一年的冬天,格外寒冷。

十八歲的林溪跪在高檔會所門口,懇求地望著出入尋歡的男人。

侍應生嫌她礙眼,將她一腳踹到了路邊。

林溪穿得單薄,長時間得挨凍導致她臉色煞白,徑直摔在了地上,手腕被擦破了皮,滲出鮮紅的血絲。

眼淚快要奪眶而出,可她不能哭。

母親還等著她去救……

她不可以。

低頭擦拭眼淚,不經意間,她看到一雙锃亮的皮鞋映入眼簾,順著筆直的西褲朝上望,一張輪廓冷峻的五官緩緩朝她俯身逼近,帶著一絲探究的意味——

“你要賣身?”

林溪像抓著救命稻草一樣,匍匐在他腳邊,捧著他的褲腿:“先生,求您、求您買我……”

司東御一襲筆挺西裝,粗糲的指腹挑起她的下頜:“處女?”

“……我是!”林溪艱難開口。

“很好,跟我走吧?!?

……

夜里,天邊炸開一顆驚雷,將夢中的林溪驚醒。

窗外正飄落著淅淅瀝瀝的小雨。

她下意識摁亮了床頭的壁燈,起身要去關窗,倏忽間,驚覺一道犀利的眸光正緊鎖著她。

她朝著沙發看去,毫無征兆對上了一雙寒潭般的墨眸。

司東御修長的雙指夾著根煙正在徐徐抽著,煙頭明明滅滅。

“醒了?”他涼薄地開口。

林溪被嚇了一跳:“司……司先生?”

四年前,她被他買了回來,換取二十萬支票為母親做心臟搭橋手術。

她以為她會從此墮入深淵,卻不想,他娶了她。

他讓她成為了名正言順的司太太。

后來,他才知道,因為他最愛的女人被司家老爺嫌棄身份卑微,更甚至被驅趕到了國外,所以他娶她這樣一個用錢就可以買到的女人來惡心司父。

對他而言,她只是一個標準的床伴。

壓下心中的酸澀,林溪恭敬地上前,給他倒了一杯水:“我不知道您今晚回來,吃過晚餐了么?還是我去替您放洗澡水?”

司東御白襯衫袖口被挽至手肘,慵懶地將煙頭碾滅:“離婚協議書我簽好字了,明天你從這里搬出去?!?

突來的一句話,讓林溪渾身一震。

她有些驚愕地望向他,卻正好瞅見了他衣領口很淡很淡的口紅印。

“我知道了?!?

“沒有其他要問我的?”司東御黑眸緊鎖著她,意味深長。

“我是您買回來的,您要我做什么,我就應該做什么,其他的,我不需要知道?!绷窒獦藴实幕卮?,一如既往的聽話。

只是低頭替他脫鞋的時候,掩飾了逐漸蒼白的臉色。

司東御扯了扯領帶,語帶施舍和一抹不易察覺的煩躁:“我在城南給你安排了一套房子,跟了我四年,我也不至于虧待你?!?

“謝謝司先生,不過你幫了我很多,我已經很滿足……唔……”

林溪婉拒的話音未落,司東御突然伸手將她拽進了懷里,她被迫坐在他的大腿上。

他的大掌順著她的衣擺摸了進去,輕輕畫著圈。

微涼的指尖,帶來身體的酥麻。

她繃緊了身子,緊張又害怕,甚至有些顫抖,因為在床上他是絕對的主導,也是絕對的兇殘和野蠻。

每一次,她都像小死一番。

“放松?!彼缘赖孛?,嗓音染上沙啞。

林溪輕咬著櫻唇,為他攤開身體,然后可恥地環抱住他健碩的腰身,在心底默念著:這是最后一晚了,她應該讓他盡興的。



 搜索微信公~眾~號【齊齊閣】

 關注后回復 書號:【4305】即可閱讀全文。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六安新媒體版權所有
有没有足球彩票群